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投资深汕 > 投资资讯

机会真的来了 汕尾奏响“春天的故事”

2015年02月15日 09:50
来源:    作者:    浏览:4850
数百年来以打鱼为生的汕尾遮浪镇宫前村人,在短短的20年里经历了从渔业重镇到渔业枯竭、年轻人流失的命运。

 

 

    深汕特别合作区,正在建设的工地。

    汕尾市湖滨大道,水面上的一只飞鸟。

 

    汕尾

    向西

    数百年来以打鱼为生的汕尾遮浪镇宫前村人,在短短的20年里经历了从渔业重镇到渔业枯竭、年轻人流失的命运。就像汕尾这座只有26年建市历史的城市一样,依靠优质的山海资源,曾经日子过得也不错,但在周边的莞深惠都发家致富之后,汕尾的落后差距日益凸显,曾经的资源也在日渐流失衰落。

    深圳帮扶汕尾曾给了汕尾很大希望,但在一次次希望后,变成了失望,有人用“蓝图很美好,现实很骨干”来形容经历磨合的汕尾发展。有了新的帮扶政策之后,“3+1”又来了,汕尾再一次燃起希望,这一次,他们真的看见了希望。深汕特别合作区与汕尾其他5大园区一同奏响了“春天的故事”,蓝图依然无比美好,现实却不再骨感,真实的机会就在眼前。

    困局

    曾经优势产业,如今辉煌不再

    一阵突突突的汽笛声由远及近,又一艘小渔船停靠在岸边。一名叼着烟的中年男子,用扁担挑起两筐鱼,踩着晒得发烫的沙子走上岸来。

    这里是汕尾红海湾遮浪镇宫前村的码头鱼市,三四家鱼贩正在各自的凉棚下等候从海上返回的渔民,渔港停满了上百艘大大小小的渔船。这是9月底的一个中午,大多渔民已经上岸,这是上午最后一批海鱼到来。

    “不好做,现在鱼越来越少了。”鱼贩陈先生坐在凉棚下,一边晃着腿一边苦笑着说。他记得十几年前,这里曾经非常兴旺,那时候吸引了大批外地人来遮浪镇,但这些年随着捕捞过度,当地盛产的鱼类越来越少。

    圆形的枪鱼、长条形的马鲛鱼,是遮浪镇乃至汕尾的特产,一度很有名气。汕尾有10个重点渔港。1920年代,汕尾已有1万多人口(含渔民),其财政收入占了海丰全县的三分之二,有“小香港”之称。新中国成立后,汕尾渔场成为全国闻名的四大渔场之一;改革开放后,汕尾渔场成为全国渔业综合体制改革试验区之一;汕尾还是中国“四大贝雕场产地”之一,广东省主要原盐生产和出口基地。1991年,汕尾海捕总产量达15.1万吨,占广东省的12.7%。

    无数辉煌已经成为过眼云烟,今日汕尾给人的印象只有落后与破败。即使是靠海吃海的渔民,也面临着无鱼可打的困局。

    9月底的汕尾,刚刚过了“休渔期”。渔民们说,15年前,大马力的渔船年捕捞量300多万吨,而现在不到一半。过去,带鱼、马鲛鱼是这里的常年品种,而现在也开始分大年和小年了。那时候,马鲛鱼1斤才卖2元左右,现在大的马鲛鱼根本就没有了,捕上来的多是二三十厘米长的小马鲛。

    当地渔民说,汕尾沿岸原本是大黄鱼的产卵地,而现在,汕头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大黄鱼基本绝迹。“近些年搞大网、休渔期,但看上去是没什么变化,鱼还是越来越少。”陈先生说,其实汕尾鱼类的上游商家需求一直在增加,但捕捞数量上不去,已经很难跟外地的渔产区竞争。

    在海边长大的詹女士,见证了遮浪镇从兴至衰的过程。她自幼跟随父母从揭阳移居这里,父母一直在海里打鱼为生。她在这里和同样来自老家的一名男子结了婚,32岁的她,三个小孩已经都在上小学高年级。

    詹女士记得,自己小时候海边码头一片热闹景象,本地人几乎家家都是出海打鱼,到后来,打鱼的渔民逐渐被外地来谋生的人们取代。因为海鱼数量越来越少,不少本地人都已经不再愿意从事这个行当。

    宫前村的祠堂门口,贴着禁止乱停放船舶的告示,但还是阻挡不了渔民将船扣在门口的地面上。每年都有新的渔船被制造出来,但也有老的渔船被抬上岸许久不用。

    “现在本地人只有四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还打鱼,年轻人都出去了。现在街上除了游客,都看不到年轻人。”詹女士说。她在码头边上开了一间小杂货店,卖一些便宜的烟和酒,顾客也都是辛劳一天后上岸的渔民。

    詹女士的父母一无所长,只能继续打鱼为生,但丈夫已经不能靠这个为生了。随着三个孩子即将小学毕业,父母渐渐老去,两夫妻的经济负担日益增大,今年7月中,她的丈夫离开遮浪镇去深圳一家工厂帮老乡做事,月收入约3000元左右。

    “我还没去过那边,不知道你们下面(深圳)吃的东西是不是差不多。”她经营的小杂货店,月收入和丈夫在深圳打工的收入相差无几,但她依然对未来抱有希望。

    变化

    海边小镇华丽转身,旅游唱起主角

    詹女士的希望来自一个叫深汕合作区的计划。红海湾经济开发区1992年就成立了,一直没有什么起色,园区内有大片大片的农田和虾塘,工厂却见不到几个。深汕特别合作区于2011年成立后,也经历了一波三折,直到去年有了新政策,汕尾另外5个园区随之成立发展,邻近的红海湾片区也因此受益。尤其是今年,在深圳对口帮扶汕尾指挥部的策划下,红海湾成为汕尾海洋文化旅游系列推介活动中的一个重要场地。

    今年,红海湾举办了开渔节、沙滩节、啤酒节等多项活动,吸引来的游客不少,詹女士的小店生意不错。除此以外,当地旅馆的生意大好,每到黄金周都供不应求,村里一户村民准备将自己的房子整栋租出去做旅馆,年租金开价30万元,震动了整个宫前村。

    詹女士从家出来往街两边看去,已是另外一番景象:一栋栋酒店正在兴建,游客们戴着太阳镜嬉笑着走向沙滩,扑进碧蓝色的海里。肤色黝黑的年轻渔民则在路边拉客,向记者极力推荐海上游乐项目。这些世代打鱼的渔家子弟,摇身一变,成为新潮的旅馆业者、游泳教练。

    遮浪镇周边的海岸礁岩多姿多彩,曾吸引了20多部电影、电视剧在此拍摄外景。这里的海域,适合帆船、帆板运动,现已建成广东省海上运动训练基地。1996年亚太地区帆板锦标赛暨奥运精英赛、1998年省八运会帆板赛、2002年全国九运会帆船帆板比赛、2010年广州亚运会帆船比赛均在此地举行。这里已建成有海逸居度假别墅区、海上运动俱乐部等宾馆饭店设施和海水泳场设施。

    今年6月份,深圳大中华集团在红海湾的旅游产业园奠基,这里将被建成一个滨海度假类综合体,集酒店、公寓、会议、商业和住宅为一体,用地面积约28.8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86.4万平方米,填补汕尾市滨海旅游大型开发项目的空白。

    大力发展旅游产业正是汕尾市委常委、政府副市长、深圳对口帮扶汕尾指挥部总指挥何学文最为看好的汕尾机会之一。他认为,深圳缺少海天资源,而汕尾拥有302公里海岸线,珠三角6个海湾有两个在汕尾,这里素有“粤东旅游黄金海岸”之称。汕尾还有全国最清新的空气,空气质量一直都排在全国前十,时不时会跑到第一的位置上。成为莞深惠的后花园,汕尾当仁不让。

    去年厦深铁路开通后,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汕尾的原生态之美,旅游人次已经翻了一倍,但酒店接待能力还没跟上来。“3+1”之后,随着开发力度的不断加大,汕尾原有的温泉、山水、水果蔬菜等资源将被发现,当地的基础配套也会进一步吃紧,但同时也意味着机会。

    转型

    从被动承接到主动遴选

    何学文眼中的汕尾机会当然不止旅游这一个,首当其冲的机会是承接莞深惠的产业配套。莞深惠都有自身特点,如东莞、惠州都是以村镇为原点起步的,现在发展空间有限,基础设施不足,想上大项目很难,只有汕尾有这个土地条件,也是最好的承接平台。

    不知从何时起,“承接产业转移”的说法变成了“承接产业配套”,这种转变实际上反映了汕尾加入“3+1”之后定位的变化。深圳对口帮扶汕尾指挥部交通基础设施组组长、汕尾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韩浩说,说产业转移容易让汕尾误会,感觉是你深圳不要的才给我,现在讲配套,实际上并不是你不要的,而是深圳仍然要发展,只是因为土地和人工成本降低的考虑才来汕尾,汕尾也要遴选那些对环境没有污染的优质产业。深圳给汕尾带来的是礼物,而不是垃圾。

    大中华的项目,可以说是深圳对口帮扶汕尾指挥部给汕尾带来的诸多“礼物”中的一份。9月25日,深汕特别合作区投资环境推介暨项目签约动工仪式在合作区办公楼隆重举行,共有12个重大项目签约。

    在历经数次投资推介会后,藏在深闺的深汕合作区逐渐为深圳企业所熟知。

    何学文2014年2月份来到汕尾后,经历了刚一开始对汕尾的“妖魔化”印象到后来的“这么好的地方不发展太可惜”的认识转变,已经57岁的他有种理想主义情怀,给人一种特区建立之初“孺子牛”的劲头。

    定位

    可做成深圳接单汕尾制造的新总部模式

    和他一样,深圳的企业对汕尾的态度也经历了一番变化,企业家们刚开始来时最常说的话就是:没来过汕尾、不敢来汕尾、汕尾民风彪悍……但当他们真正了解汕尾的区位优势、优惠政策之后,印象会完全扭转,知道今年合作区又拿了十几个审批权,管理权拿在手里,可以直接卖地,对合作区的发展就更有信心了。

    这种变化体现在投资项目的数量上。4月28日,汕尾第一次搞项目签约活动时,合作区只有两个项目,全市其他区域有6个,还都是有前提有基础、只差临门一脚的“捡的现成”。6月24日第二次签约时,合作区有7个项目,其他区域有4个。9月25日第三次签约合作区有12个,全市18个,而且还有动工仪式。3次一共72个项目,今年内签100个项目铁定没问题。

    不仅项目数量越来越多,项目质量也越来越好。过去的商贸型、非工业制造型项目较多,现在则是制造业为主,第三次签约时,制造业项目已占比32%,产业园区的概念已见雏形。以前全市还只有深汕合作区,今年有了1+5共6个园区,陆河(坪山)共建产业园、海丰(龙岗)共建产业园、陆丰(罗湖)共建产业园、汕尾高新技术园区城区(光明)共建产业园以及红海湾经济开发区等5个园区以对接深圳为主,工业项目与园区一同发展,整个汕尾的招商引资算是开始进入快车道。

    自从春节后,何学文已经接待了1500多家企业来访,他除了介绍合作区投资优势、“两轴一带一中心四组团”产业规划布局以及汕尾即将融入深莞惠的“3+1”经济合作圈等情况外,还会特别说明汕尾的发展日新月异,政府服务已不同往昔。

    何学文和韩浩们的游说起到了作用。目前,深汕合作区已签约56个项目,意向投资456亿,已落户世界500强企业5家,在建项目21个,投资20亿元。腾讯、华润等大企业的大项目都在运行中。而汕尾也确实有强大的诱惑力——— 距离深圳仅一个多小时车程,工业地价只要230元/平米,而且不再收取报建费等费用,实际地价只有180元,厂房租金5- 6元/平米,工业电价只要1 .1元/度,水价也只有深圳的60%。“这是今年的价格,随着开发越来越热,到明年再来地价肯定会调整。”深汕特别合作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唐绍杰对企业家们说,想来投资要趁早。

    “感觉就像当年的深圳特区,有种改革开放之初的特区精神。”9月25日签约仪式结束后,宝安区工商联林副会长语气兴奋,赞不绝口。他已经带领宝安区的工业企业代表和开发区经过了两次考察,他将深汕合作区对工业企业的吸引力优势,归结为四个高起点:项目高起点、规划高起点、管理高起点、政策配套高起点。即使开发区暂时没有形成一些工业企业配套的产业链,他都认为不是问题,产业链需要时间培育,完全可以做成深圳接单汕尾制造的新总部模式。“当年香港就是这么做,前店后厂,香港接单深圳制造。”

    实际上,发展到目前这个阶段,已经是企业在推动政府往前走。何学文介绍,很多企业来了不止十次八次,带来了很多的信息,也开拓了政府的视野,使整个汕尾的发展定位进一步提高,比如以前认为汕尾就是跟在深圳后面发展的一个城市,承接深圳不要的产业,现在则有了更高的标准,产业转移变为产业配套,定位为“为深圳未来主体产业做配套”,深圳扮演总部汕尾扮演生产基地的角色。

    合作区面积468平方公里,比原深圳特区还大;在规划中,合作区不再是一个工业区,而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有很多组团,既能工作也能生活。比如以前没想过建机场,但有企业来谈过很多次,现在有可能建设小型通用机场,还有企业看中汕尾滨海的水质,要建游艇基地,都是之前想都没敢想的项目。还有海洋重工、黄金珠宝、深水码头等等,都写入了汕尾发展的蓝图上。

    地方志

    汕尾资源知多少

    汕尾自然资源丰富,有山有水有平原,非常适合居住和发展,其中空气质量、渔业水产和海岸线资源,在广东甚至在全国都位居前列。对于投资者来说,距离香港只有80多海里,距离深圳只有一个多小时车程,身处珠三角东岸和潮汕地区两大民营经济繁荣带之间,又有临海港口可供发展物流,拥有未开发的临海广阔平原土地和水资源,潜力无限。

    气候空气

    空气质量常年排名全国前十,部分时候排名第一。汕尾海洋性气候明显,冬不寒冷,夏不酷热,光照充足,雨热同季,雨量充沛,年平均气温为22.9℃─23℃之间。

    水资源

    全市境内集雨面积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螺河、螺溪、赤石河、黄江、大液河等15条,其中直流入海有螺河、乌坎河、鳌江、黄江、赤石河等5条。螺河和黄江是汕尾市两大河流。

    海岸资源

    海岸线长455.02公里,占全省岸线长度11.06%,素有“粤东旅游黄金海岸”之称。辖内海域有93个岛屿、12个港口和3个海湖,全市沿海200米等深线内属本市所辖海洋国土面积2.38万平方公里,占全省海洋国土面积的14%。汕尾港是天然深水良港,是全国沿海开放第一类口岸,正在规划建设的汕尾新港可建成8-10个10万吨级以上泊位。

    水产资源

    汕尾的渔业全国有名,新中国成立后,汕尾渔场成为全国闻名的四大渔场之一,改革开放后成为全国渔业综合体制改革试验区之一;直到1991年,汕尾海捕总产量依然达15.1万吨,占广东省的12.7%。海淡水水产品有石斑鱼、海马、对虾、龙虾、锯缘青蟹、鲍鱼等。

    土地资源

    平原多、土地资源利用空间广大。汕尾市地形为北部高丘山地,中部多丘陵、山地,南部沿海多为山地、平原,全市辖区土地总面积735 .29万亩,农用地面积595.47万亩,建设用地面积68.48万亩,未利用地面积71.33万亩,是粤东第一土地大市。

    旅游资源

    汕尾既有细腻沙滩的海滨浴场、海鲜丰富,又有山地农家乐资源,黄花菜、青梅都是特产,还有十多个温泉,是难得的原生态旅游目的地。

    交通区位

    水路距香港81海里,距台湾高雄港200海里,距太平洋国际航道12海里,陆路距广州240公里、深圳150公里、汕头160公里。深汕高速贯通全境,紧贴海岸线而行,厦深铁路开通后到深圳只需40分钟,广州至汕尾高速铁路通车后到广州只需50分钟,天(津)汕(尾)高速、玉(广西玉林)漳(福建漳州)高速、京九铁路龙川至汕尾支线陆续开建,未来将形成“三铁路三高速一港口”水陆交通发达的交通格局。

    手记

    希望就在眼前

    如果你现在去汕尾,看到的依然是一片“骨感”的现实,一副百废待兴的模样。但汕尾本地官员是最清楚变化的人。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汕尾官员告诉记者,对于深汕合作区,无论是汕尾官方还是民间,曾一度寄予期待,认为“大救星来了”。“作为对口帮扶对象,汕尾对深圳寄予发自内心的期盼,‘富亲戚’来了,汕尾脱贫有盼头有指望了。”这位官员直言不讳地说,但是,合作区成立后的几年里,一次次的希望变成了失望,然后,这一次,他们再一次燃起了希望。随着双方的磨合摩擦到融洽甜蜜,眼看汕尾的招商引资步入高速运行轨道,人们的希望已经可以实实在在地看得到了,他认为,这一次,若不是借助深汕合作区这个机遇平台发力,汕尾将错失最佳机遇,穷根摘除将意味着遥遥无期。

    众所周知,汕尾的落后经济,名声在外。建市26年,汕尾是G D P连续位列广东全省倒数第一、人均G D P一度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落后市,多项指标连年垫底。虽然身处珠三角东岸和潮汕地区两大民营经济繁荣带之间,有临海平原可供发展工业,有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距离香港只有80多海里,距离深圳只有一个多小时车程,地理位置起码可以让内地超过100个市长羡慕不已,却尴尬地被媒体称为“最落后的沿海城市”。

    这位汕尾官员说,多年来,汕尾政府的工作重心落在保稳定、保工资、保运转,然后,再谈发展。可是,发展谈何容易,动动嘴皮子说说谁都会,真做起来,困难重重。汕尾是个标准的吃财政饭的经济落后城市,要发展要建设,得要花钱,摸摸口袋,早空了。所以,很现实,要规划新区建设,搞基建,提升老城区环境,哪一件都是需要真金白银花出去的。种种无奈现实,导致依山傍海、区位优势明显的汕尾的经济多年来一直停滞不前。

    深汕合作区不仅仅是个扶贫项目,更是一个政治任务,“3+1”更是如此。深圳官员来挂职了,带着企业家资源来了,带着项目来了,更带着银子来了。随着华润、腾讯几个超级项目落户,汕尾人已经明显看到地头开始热闹了,钱来了。

    这一次,希望就在眼前,触手可及,一切是那么真实。

    统筹:南都记者 庄树雄

    主笔:南都记者 刘晓燕

    采写:南都记者 李晓敏 陈铭 刘晓燕

    摄影:南都记者 刘有志